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>>宜春>>鳥瞰宜春



新華網:江西銅鼓一明星企業家涉非法集資 登記債務約7億

www.ugndec.live 【進入論壇
發布時間:2014-08-28  來源: 新華網

  江西省銅鼓縣人口14萬,是個寧靜而悠閑的小城。近期一起民間借貸事件在這個安靜的小縣城炸開了鍋。幾百人曾經的高息生財夢,如今卻連本金都難保。記者赴銅鼓縣調查發現,此巨額民間借貸涉及我省(江西)銅鼓、宜豐、修水、上高等縣及湖南的個別縣,據稱,截至去年底,登記的債務約有7億元左右。為妥善處置此事,企業負責人鄭向生現已被控制,銅鼓縣公安部門正全面登記借貸雙方的債權債務,進行清算以償債。

鄭向生所投資的住宅項目已停工

將于本月29日招租競標的青松賓館

  多種光環下的明星企業家

  在銅鼓,鄭向生可謂家喻戶曉。他出生于貧苦農家,4歲喪母,11歲輟學,從此開始了艱辛的勞作、創業生涯。1988年,鄭向生向親戚借了 800元錢,在村里開了一家雜貨店,5年的經營,讓他賺得幾萬元。1995年,鄭向生擔任該縣永寧鎮建筑工程公司經理,經過一番努力,將這家一年只發3個月工資,各種欠款達5萬多元的企業帶上了良好的發展軌道。2003年,鄭向生用通過多方籌得的800多萬元建立了4000多平方米的青松賓館。2006年,鄭向生再次投資2000多萬元,將青松賓館擴建成銅鼓縣第一家三星級賓館,每年都是全縣服務業的納稅大戶。

  鄭向生創業過程中,同時擔任企業老總和村黨支部書記。收獲成功的同時,也贏得了不少榮譽。其先后被評為“全省優秀共產黨員”、“全省勞動模范”、宜春市“十大創業先鋒”、“十佳宜春人”。2011年4月,鄭向生榮登“中國好人”榜,被評為“誠實守信好人”。2013年,鄭向生先后榮獲“宜春市道德模范”、“江西省道德模范”、“全國道德模范”候選人。

  事發后還有人借出500萬元

  江西青松貿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鄭向生,是此次數億元民間融資事件的主角,他是該縣知名企業家。他創立了銅鼓縣首家三星級賓館青松賓館,在縣城有一個在建住宅開發項目,在宜豐有一家礦泉水廠,在湖南岳陽華容縣還有一家五星級酒店在建。

  銅鼓縣城居民王起元(化名)2013年5月借給鄭向生50萬元,月息3分,半年付息一次。出于對鄭向生的信任,一直沒有提取過利息。今年5月初,王起元欲在縣城購房,想本息全部提取。得到的回復是:“暫時沒有錢支付,再等一段時間。”

  隨后,不斷有人向鄭向生提出支取本錢和利息,可大多數人都得到“暫無錢還”的回復。很快,鄭向生無力支付本息的情況在其借款人中傳開,部分借款人向銅鼓縣公安局報案,并找政府部門處理此事。8月11日,在銅鼓縣政府大樓門口,一借款人稱,他與鄭向生比較熟悉,共借了6.5萬元,5萬元原本是存在銀行以備養老的錢,另外的1.5萬元是老伴多年撿廢品攢下來的。借款之初沒要更高的利息,鄭向生答應給2分的息。

  鄭向生借的錢幾萬元、幾十萬元、幾百萬元,乃至上千萬元不等。銅鼓縣城做建材生意的黃某,與鄭向生認識有20多年,可以說雙方一起在縣城創業,相互支持。至今年5月,黃某供應給鄭向生建材的貨款,加上借款,金額達到1500萬元左右,還介紹親朋借了幾百萬元給鄭向生。“更倒霉的是,今年事發后的5月下旬,上高一做空調生意的老板還借給鄭向生500萬元。”黃某稱。

  事實上6月后,仍有少數人借錢給鄭向生。今年7月,鑒于鄭向生民間融資的數額巨大,又不能及時支付本息,銅鼓縣公安部門對其進行控制。

  早年借錢簽協議 如今借錢打白條

  青松賓館一名管理人員告訴記者,鄭向生早年借錢創業過程中,借款形式比較規范,有正式的借款協議,一式兩份,月息基本在2分以內,一般都能及時償還。到2010年,所欠款差不多還清,旗下資產處于良性運轉狀態。在2011年后的擴張中,資金需求量大,銀行貸的不夠,就向民間借貸。民間融資成本高,月息2分多、3分、4分,乃至更高,借款協議也變成了簡單的條子。具體借了多少錢,估計鄭向生本人都不是很清楚。據悉,不少人賺了錢,兩三年時間本金翻倍。于是,有人除了借出自己的錢,還向親朋借錢,甚至從銀行貸款,轉借給鄭向生,從中賺取差價。

  有人貸款280萬元轉借給鄭向生

  在銅鼓縣城,鄭向生還投資了一棟20多層的住宅項目,如今已快收尾。但5月后,基本處于停工狀態,需追加兩三千萬元才能交付。

  銅鼓縣城居民林女士2012年買了這棟樓9層的一套住宅,交了8萬元預付款,另借了30萬元給鄭向生,3分的息,三年后還。事發后,林女士想把借出的30萬元轉為房款,可是,鄭向生已被控制,無法聯系。更讓人擔心的是,若借出的30萬元不能轉為房款,資產清理時只能拿到很少的錢,那就虧大了。林女士現在飯吃不香,覺睡不好,人變得十分憔悴。

  對于普通工薪階層,30萬元不是小數,自然難以接受。而借出上千萬元的人,壓力則更大。記者采訪中了解到,宜豐縣一個老板本人拿出1000萬元,還向親朋借了900萬元,共1900萬元全借給鄭向生,至今本息近4000萬元。事發后,該借款人哀求鄭向生先還900萬元,解決親朋的借款問題,自己1000萬元暫時不還都不要緊,因為親朋幾十人向其下跪要求還錢。當得到沒錢還的回復后,宜豐的這名借款人因壓力過大而住進了醫院。

  另有銅鼓縣城的一家企業負責人,將自己的資產抵押,從銀行貸了280萬元轉借給鄭向生,如今也遭遇本息還不了的境況,自己還得苦苦支撐銀行的利息。

  擴張遭遇銀行停貸引發資金鏈斷裂

  據知情人士介紹,鄭向生原來比較講信譽,以往的借款做到有借有還,得到了生意場上同仁及銅鼓縣城居民的信任,大家才放心借錢給他。據稱,鄭向生借貸面臨崩盤,主要緣于湖南的業務擴張。在岳陽華容縣開發的五星級酒店,在建期間華容縣放貸給鄭向生的一名副行長出事,銀行貸款沒跟上,于是轉向民間借貸,加上之前已積累的借款,本息一起積累了龐大的數額。到今年5月,后續資金不足,出現資金鏈斷裂。

  在湖南岳陽投資3億多元的酒店沒開業,銅鼓的青松賓館基本處于停業狀態,沒有了收入來源,利息卻在與日俱增。

  已有340余人登記借款

  鄭向生被控制后,其名下資產由該縣公檢法部門臨時組成專案組接管。8月23日,在青松賓館門口,貼了兩份公告:青松賓館整體面向社會公開招租競標,底價每年40萬元,維系其正常運營;對江西青松貿易有限公司重整,7月31日起指定江西天華會計師事務所接任該公司的管理人,在今年11月6日前,對此公司的債權債務進行登記。

  鄭向生欠了多少錢?至8月23日上午,在青松賓館三樓的登記辦公室,記者看到,已登記340余人。340余人登記了多少借款,江西天華會計師事務所表示不方便透露。

  “在省內銅鼓、宜豐、修水、上高等縣借款有五六億元,湖南有兩三億元。”一名與鄭向生生意場上往來密切的伙伴稱。 據青松賓館一名管理人員介紹,截至去年底,登記的債務約有7億元左右。

  鄭向生數額如此大的欠款,相當于銅鼓縣去年四分之一的GDP,超過去年的財政總收入(2013年銅鼓財政總收入6.2億元)。銅鼓縣人民法院有關人士稱,從目前的處置程序看,先登記鄭向生的債務并清算其資產,從而掌握比較具體的情況。債務方面,將對其資產進行盤活或拍賣,先解決員工工資、供應商貨款、銀行貸款,然后將剩余的錢償還借款人。初步判斷,鄭向生已資不抵債,償還本金都很難,別說利息。對此,將對鄭向生的高息借款進行本息剝離,最后按一定比例,支付借款人的本錢。

  事實上,鄭向生所面臨的不僅有民事責任,還有刑事責任。青松賓館在整體面向社會公開招標競拍公告中說明:“賓館競拍的租金,實行半年一付,交付給鄭向生非法集資案處置專案組。”這意味著,鄭向生已涉嫌非法集資。

  資產處理遭遇跨省調解難

  參與處理鄭向生案件的一名法院工作人員稱,鄭向生從江西省內借的錢,大多數投向了湖南岳陽的項目。而在銅鼓的重要資產青松賓館已抵押,向銀行貸了3300萬元。目前,岳陽也在對鄭向生開發的酒店進行處置,優先保障在湖南借款人的權益。因此,需進一步與華容縣溝通,利益最大化地處置鄭向生華容縣酒店資產,能更多地分流資金到銅鼓,減少江西省內借款人的損失。不過,在調解過程中,面臨的難度不小。

  ■信息日報記者秦謙、實習生郭倩 文/圖

編輯:謝芳芳
關閉窗口
   相關文章 

宜春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
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:宜春新聞網原創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宜春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為:宜春日報、贛西晚報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本網獨家使用,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協議許可,不得從本網轉載使用,違者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系。 qq簽名經典語句
七仙女电子游艺